長花閣樓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四十三章 韓國的滅亡(上)相伴

Astrid Eunice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天空之中乌云密布,却始终不肯落下点雨水来冲刷这污秽。
苍白的尸体平静的躺在地面上,不甘的凝望着天空,士卒们低着头,正在搬运尸体,两个人抱着那些残缺的尸首,将他们带去安葬,那些躺在地面上的人,有秦人,有赵人,也有魏人。无论他们生前的关系如何,如今,他们都是安静的躺在一起,彼此依偎。
赵括击败了联军,同时,联军也重创了秦人,尤其是那些疯狂的赵人,以血肉之躯,更是带走了不少的秦国生命。气氛有些肃穆,那些侥幸存活的人,在他们的脸上也看不到任何的笑容,所有人都是那么的悲伤,而在这里,最为悲伤的或许是赵括。他如今躺在了席上,昏迷不醒。
将领们忧心忡忡的站在一旁,他们都被吓坏了。
当赵括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的时候,将领们浑身都在颤抖着,前来救治的医也是如此,廉颇刺伤了赵括的腹部,导致他失血过多,随军医想尽了办法来为他止血,而在昏迷之中,赵括的眼眶却还是在流泪。当昔日的偶像,死在了自己手上的时候,赵括是那样的绝望。
他躲避了二十年,就是为了避开这样的痛苦。
他不想伤害自己的朋友,他不想杀死任何人。
可是,他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只是为了这个天下,只是为了那些正在饱受苦难的百姓…结束这可恶的战争的办法,居然只有战争。赵括病重,原先蒙骜和王翦在得知联军战败的消息之后,已经做好了全力进攻的打算,可是当他们得知赵括重伤的消息的时候,再也没有了进攻的想法,带着军队迅速返回。
蒙骜和王翦几乎是同一时间来到了驻地,他们惶恐不安的冲进了帐内,看着那苍白的脸,他们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看着身边的几个医,医急忙拜见了这两位将军,方才说道:“武成君失血过多,不过我们已经止住了血,还在调养之中,这几天里,武成君醒来了三次,武成君的身体很强壮..”
精华都市小说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三百四十三章 韓國的滅亡(上)閲讀
蒙骜又询问了几句,这才自言自语道:“武成君是不会有事的。”
王翦却是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呢?联军还在中阳…”
“他们已经派人将这里的事情告知了咸阳,等着咸阳的命令吧。”,蒙骜说着,这才跟王翦划分了防守区域,开始了坚守。在此刻,庞公已经在中阳再次组织起了防线,他非常的担心秦国的两支偏师,可是他从斥候那里得知秦国的偏师停止了进攻的时候,他隐约感觉到了不对。
赵括怎么会放弃如此好的机会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括居然没有选择全力进攻?
庞公急忙派人去打探情况,他派的人刚刚离开了中阳,庞公就等待了一批的秦人,不过,这些秦人并不是来攻城的,他们只是十几个人,他们抬着一具尸体,庄严而肃穆,庞公站在城墙上,看着这一幕,他心里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嘴唇颤抖着,方才下令道:“出城…”
赵国的武士走出城门,从秦人的手里接过了这白发苍苍的尸体。
秦人已经为廉颇洗掉了他脸上的污渍,给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廉颇将军闭着双眼,脸上是格外的安详。赵国武士们双眼赤红,他们抬着廉颇将军,大步的朝着城门走去,城内的那些联军士卒纷纷站起身来,他们看着被抬进来的廉颇将军,人群里能听到轻轻的抽泣声。
庞公哆嗦着,走下了城墙,他走到了那些武士们的身边,低着头,看着那熟悉的面孔。
庞公就像被人掐住了喉咙,发出些意义不明的声音,他伸出手来,握着廉颇那冰冷的手,庞公眼里闪烁着泪光,他的背似乎变得更加佝偻了一些…他摇着头,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勇武难挡的老将军,居然会如此离开他的身边。庞公的心里,生的念头似乎又淡了一些。
他有些明白,赵括为什么没有再进攻了,是因为他杀死了廉颇?
胜利和失败的两支军队,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悲伤。
战争并没有胜利者,只有不幸死掉的人和余生痛苦的幸存者。
而当战场的奏告来到了咸阳的时候,顿时掀起了一场风波,斥候带来了两个消息,廉颇战死,以及赵括重伤…吕不韦并不在意廉颇的生死,相反,赵括重伤,是他所无法接受的,吕不韦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朝着王宫的方向狂奔而去。秦王正在宫内,跟自己的好友昌平君吃着饭。
当吕不韦神色恍惚的走进了宫内的时候,秦王瞬间明白,出了大事。
吕不韦呆滞了片刻,方才说道:“武成君受了重伤。”
精华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起點-第三百四十三章 韓國的滅亡(上)看書
秦王浑身一颤,一旁的启也是跳了起来,他们沉默了片刻,随即便要冲出王宫去,吕不韦反应过来,急忙拽住了两个人,吕不韦叫道:“大王,大王,不可,战场凶险,何况现在武成君需要的是太医…大王…”,吕不韦的力气并不能同时拽住这两个年轻人,启还是挣脱开了束缚,跑出了王宫。
而吕不韦双手死死的拉着秦王,秦王拖着他,一步一步的朝着王宫走去。
赵政的双眼通红,他摇着头,只是喃喃道:“我要去见父亲,我要去见他…”
“大王,您要冷静啊,若是您离开了王宫,其他人也会知道这件事…武成君的母亲年迈,她若是心急出事,又该怎么办呢?武成君的几个孩子也很小…”,听到这句话,赵政总算是了停止了自己的脚步,他看着吕不韦,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即刻让太医赶往战场…停止战事。”
“大王,武成君之所以出征,是为了一王天下的大业,您不能辜负他啊,如今,应该是要派遣使者去面见魏王,赵王,廉颇身死,他们肯定是无比的惊惧,让他们交出韩王,让韩王投降与秦,这才是如今所应该要做的事情啊。”,
“您说什么?廉颇将军?”
“武成君斩将夺旗,杀死了廉颇将军。”
赵政又呆滞了片刻,脸上满是悲痛,他捂着自己的脸,过了许久,他方才抬起头来,说道:“好,就按您所说的去做,您让寡人去吧,寡人不告诉任何人,就去看他一眼…请您答应吧。”,他的语气近乎于哀求,吕不韦狠下心来,摇着头说道:“您不能离开咸阳,更不能去凶险的战场。”
“让太医前往医治,等武成君的身体有所好转,再让太医护送他前来咸阳,到时候,您就可以见到他,斥候说,武成君并没有大碍,请您不要担心…”
“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能让他人知道…必须要隐秘…这些事情就让我来做吧,您安心在这里等候…”,吕不韦说着,这才又多安排了几个武士,方才离开了王宫,吕不韦又派人去找昌平君,可是,昌平君早已纵马离开了咸阳,吕不韦无奈,为了不让昌平君做出什么傻事,他又临时为启颁发了通行证,要求斥候火速带到启所要经过的各地。
说起来,吕不韦也是无比的担心赵括的安危,可是身为国相,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是找到合适的人来出使魏国,吕不韦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甘罗,他连忙派人接甘罗返回咸阳,同时,他已经将秦国内最有名的几个医找来,让武士们护送着他们赶往韩国,去救治武成君。
太医刚刚离开了咸阳,几天之后,甘罗就来到了咸阳。
甘罗有些惊讶,他本以为,在秦王将自己变相的驱赶出咸阳之后,吕不韦是不敢再来召见自己的,在吕不韦派来的武士刚刚找到他的时候,他甚至认为秦王和吕不韦之间爆发出了矛盾,想要假装生病来避开这漩涡,好在吕不韦早已想到了这些,他派去的武士直接告诉了实情,包括武成君受伤的事情。
甘罗这才在众人的护送下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咸阳。
他的年纪虽然小,可是在出使赵国的时候,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天分,超强的外交能力,故而,吕不韦还是希望他能前往魏国,在赶到了相府之后,甘罗急匆匆的来到了吕不韦的面前,俯身行礼,正要开口,吕不韦却压低了声音,率先说道:“武成君的事情,不可对外说,就是在相府内,也不要提及,我这里有个属吏唤作狄..唉,好了。”
“我想要让你出使魏国,韩王然就躲在魏国的大梁,你要让魏王交出韩王,并且要韩王向秦国投降,若是你觉得不能完成,我不会逼迫你….”,吕不韦严肃的说道。
甘罗认真的思索了片刻,这才说道:“我定然不会辜负自己的使命,不过,在我前往魏国的同时,我希望蒙骜将军可以带着士卒来进攻中阳,要让他们相信秦国还有继续作战的力量,您可以装作在各地召集士卒,来让他们害怕…”,吕不韦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甘罗这才坐车离开了咸阳。
当吕不韦下达了命令之后,蒙骜便开始带着军队来强攻中阳,以及是周围的地区,各地的秦人似乎也是在聚集,想要增援前线,庞公瞬间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些年里的征战太过频繁,这二十年的时间,几乎是将各国的国力都削弱到了一个极点,诸侯联军的实力是一年不如一年。
庞公只能去想办法来应对秦人更大规模的进攻,请求各国再次派来支援。
赵括终于是脱离了最危险的时期,他不再昏迷,可是,他有些怀念自己昏迷的那些时日,因为当他清醒的时候,他就能看到很多人的身影,有蔺相如,有廉颇,有很多跟随自己战死的人,他们惊讶的看着自己,痛心疾首,这让赵括无比的痛苦。渐渐的,赵括就习惯了这些。
背负着的痛苦太多,渐渐也就麻木了。
他主动的问起了战事,得知蒙骜和王翦正在攻打联军的事情,也知道了甘罗要出使魏国的事情。多年来的经历,不仅是让赵括拥有了非凡的体魄,也让他有了很坚强的意志,从内到外,他都是那样的强壮,他不会被轻易的击溃,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生死早已看淡。
只是,坚强并不代表他就没有痛觉,只是,他能承受而已。
又过了几天,赵括以及能下地了,而咸阳所派出的太医,也是来到了这里,他们看起来非常的疲惫,他们这些时日里,日夜赶路,不敢休息…赵括就在这里接受他们的治疗,而甘罗的使者团,也终于是绕过了中阳,来到了魏国人的领土内。魏国的武士很快就包围了他们。
魏人看起来都不是很和善,他们的亲友都死在了战场,死在秦人的手里,他们看向使者的眼神里,满是愤怒。
若是身边的那些魏国武士,只怕他们早已冲上来将这些秦人撕碎。甘罗并不惧怕,他只是平静的打量着周围,使者的目的不只是游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打探情报….甘罗通过与武士聊天,以及观察魏国内部情况来收集情报,魏国的情况看来不是很好,在信陵君逝世之后,魏国先后和楚国,赵国,秦国作战。
三次战争接连战败,这让魏国内部情况几近奔溃,耕地荒废,百姓饥寒交迫,路上也见不到青壮年,都是些老人和孩子。
甘罗看着这些,又安心了一些。
当他来到了大梁的时候,他发现这里的情况也没有好上多少,道路都是些行乞的百姓,而魏国武士们似乎觉得让秦人看到这些有些丢人,在低声言语了几声之后,甘罗就再也没有看到乞丐,只是看到地面上的许些血迹。
魏王坐在上位,龙阳君站在他的身边。
魏王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甘罗,自己最尊敬的两个人自相残杀,魏王根本无法接受,当他得知廉颇战死的消息的时候,他抱着龙阳君哭了很久很久,龙阳君只是劝慰着他…而如今秦国的使者赶来,魏王的心里是那么的纠结,他真的想要手刃面前的使者,可惜,这是一个孩子,他下不去手。
同时,魏国也没有力量继续作战了,龙阳君劝说他,一定要接见秦国的使者。


Copyright © 2021 長花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