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花閣樓

好看的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七百七十五回 知羞與否相伴

Astrid Eunice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自永兴年起,匈寇横行,诸夷肆掠,几致神州陆沉,幸有华王横空出世,提三尺剑,聚百万兵,灭匈奴,除羯寇,镇鲜卑,祛除胡虏,恢复中华,方有汉家之朗朗乾坤!然胡戎交侵,神州绝纲,土崩之衅,诚由道丧,负疚者谁?司马之晋,前有篡权窃国,后又诸王内战,更有通匈叛汉,自私自利,不忠不义,正应其罪也矣!”
“今我华王,携灭匈之威,惩万民之意,点雄兵五十万,意欲南下健康,与司马睿会猎江东,只为予其三问。问一,值我华国灭匈之际,晋军犯我疆土,横加掣肘,相助匈奴,耻乎?问二,值我华国兵入河北,除羯镇匈,浴血苦战之际,晋军口称北伐,几无伤损,却巧取中原大片膏腴,安乎?问三,司马家族多行不义,致海内版荡,汉家涂炭,迄今却犹恬据一隅,坐北称尊,羞乎…”
七月初三,就在王敦招呼兵马意欲南走之际,收到了以《讨晋三问》为题,发表在七月初一华兴时报上的南讨檄文。纵然骂的仅是司马晋朝而非自己,尽管嘴皮子再强也强不过刀枪,王敦依旧看得面红耳赤,青筋暴起,继而阵青阵白,甚至已然暗悔,自家两月之前干嘛带头进攻华国河南三郡,弄不好就有遗臭之忧呀。
当然,个人情绪之余,为了确保大军的斗志士气,王敦也没忘在中下层军兵间禁口这篇檄文,实因别个骂得虽不够引经据典,却绝对实称占理。不过,转眼之后王敦便没空操心这些有的没的了,因为恰如华国开战所惯常的闪电雷霆,几乎紧跟着檄文报纸,今晨的一份最新军情送达了王敦手中。
据报,血旗军继前日孟津登陆十六万大军之后,又在虎牢之东的官渡开始了第二波大规模登陆,看其阵势,丝毫不亚于前日。虽对官渡血旗军的数量和质量表示严重怀疑,王敦却颇侥幸于自个儿昨夜的英明抉择,对局势也愈加谨慎,自然,其率军南下的速度也就愈加快了,行进的方向更是愈加偏东了…
且不提王敦的纠结算计,再说陶侃,七月初二晚,他得了十万大军之后,旋即连夜率军出城,西南奔往伊缺,日夜兼程之下,寻常的五日脚程,愣被他赶成了三日。时至此刻,也即七月初五上午,大军便抵达了伊缺东北五十里,若无阻挠,接下的夜间便可兵临敌营。
正行间,大军突然停滞不前,显示前军有异,身居中军的陶侃立时不悦,遣人前去质询。俄而,有旗牌面色难看的奔来回报:“禀刺史,前方来了一支行旅,有马车百余辆,肆意任行,更有车辕损坏者,从而拥塞官道,致大军难进…”
百余车马的行旅?陶侃眉头一皱,倒也不以为奇,这一路行来,沿途没少遇到躲避兵灾的豫州士民,当然,泥腿子不多,主要都是些鲜衣怒马的士族权贵,带着大车小车的家私避往江南。颇不耐烦的挥挥手,陶侃打断那旗牌的汇报,直接令道:“前去催促一番,令军兵速将行旅车辆搬去道旁,大军断不可久停。”
“禀刺史,只怕没那么容易,对方自称是弋阳王府的眷属,颐指气使的很,还叫嚣着官道乃至整个天下都是他们司马家的呢!”那旗牌却是面露不忿,气咻咻道,“前军弟兄们之前已经要求他们避让道边,可,可他们非但不从,反而打出王驾仪仗,要求我大军为他们让道。如何处置,前军还待刺史示下。”
“直娘贼,都什么时候了,这帮家伙竟还狗仗人势,作威作福?弋阳王那般胆小,月前早已溜回了江南,这里最多就是个家仆庶子而已,安敢欺我救驾大军!”陶侃顿时火冒三丈,胡子都气得翘起来了,怒声令道,“给我传令前军…”
“且慢,明公还请三思啊!而今国事多舛,明公何必再徒生事端,平白开罪弋阳王,万一引致小人背后作祟,说不准他日便损及军政要务,何苦来哉?”一名幕僚及时打住陶侃,低声劝道,“左右战场在即,前路难料,大军不可太过疲敝,此刻日头正高,兵士们行军最苦,道边恰有树林,不妨让兵事们暂且退避,就此入林歇息一阵,待得下晌午凉快一些,再行进军更宜嘛。”
人氣都市言情 乞活西晉末討論-第七百七十五回 知羞與否分享
陶侃一滞,的确,司马王爷们虽然成事不足,可败事有余却绝对人尽皆知。再看看日头将午,骄阳似火,晋军上下又累又热又渴,已近怨声载道,他叹了口气,遂压下愤懑急躁,点了点头,算是允许大军进入道边树林,避暑一阵再行赶路。只不知为甚,陶侃的心底蓦然想到了昨晚所阅华兴时报上的那一篇讨晋檄文,司马皇家的这帮龙子凤孙们,到底知羞与否…
“隆隆隆…”然而,正当陶侃麾下一应军兵接令后如蒙大赦,吵吵嚷嚷涌入道边树林避暑的当口,西南方向突然传来了隆隆奔蹄之声,而那边的天际,更有一道冲天烟尘迅速逼近,看其架势,至少是上万奔骑。
“敌袭!快,吹号传令,各军即刻列阵,整备待战,前军堵塞官道,密集迎敌!”陶侃面色一变,在第一时间怒声喝令道。此情此景,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定是血旗骑兵此前躲在前方岔道野林的哪个犄角旮旯,现在突然冒将出来,意欲打自家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在第二时间,陶侃面色霍然变得古怪至极,甚至全身都松快了下来,只因他忽的想到了前方弋阳王府那支堵住官道的行旅车队,想来血旗突骑发动之时,应是没料到自家大军会没出息的为之退避吧。那么,本该由自家前军承受的第一波骑军奔突,也是最有威胁的一波奔突,是不是只好由那支令人生厌的车队去承受了呢?
“嘿,偏生弋阳王府那支车队足有上百辆,想必坛坛罐罐的装得坨实,甚至可堪车震,而这段官道又不算宽,却不知血旗骑兵能否直接趟过它们,亦或趟过了还能保持多少速度用以冲锋破阵?”陶侃眯缝起老眼,心底已然笑开了花,“啧啧啧,好想看看血旗突骑与那支车队的双方主事,接下神情该多么精彩,正是一对坑瘪呀,嘿嘿!”
干咳两声,陶侃随即压下自己那些颇有点为老不尊的舒爽念头,正色肃容,目露厉色,沉声喝道:“传令前军,大战之际,自保为先,无需妇人之仁,但有乱阵之民,格杀勿论…”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七十五回 知羞與否推薦
恰如陶侃心中所想,其大军前方的前方,七千血旗奔骑的主将赵海,此刻正在奔马之上绿着个脸,遥遥怒瞪着前方那支慌乱下愈加混乱拥堵的车队。而弋阳王府的车队大管事,则同样脸色发绿,更已骇得躲在道边瑟瑟发抖,但即便如此,其人也没忘令人立马收了那些此前用来压制晋军的王驾仪仗,足见其见鬼说鬼话的专业素养。
只是,陶侃猜对了故事的开始,却没猜对故事的结局。就当血旗骑军距离那支车队一里之时,中军处赵海的令旗终于频频挥动,伴以军号连连,而血旗骑军也就硬生生的停在了预定战场之外,愣生生中止了这一轮本可带来不少杀伤的冲锋。毕竟,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血旗军兵可不会也不敢轻易枉顾汉民百姓们的性命。
“直娘贼,前面的晋军真是狗屎运,居然赶巧拉了一帮百姓给他们垫背。”血旗中军,浑不知对面情由的赵海,无奈的长叹口气,黑着脸道,“去个人,告诉那帮百姓,叫他们放心大胆的滚蛋,别留下来碍事!对了,态度文明些,别坏了我血旗声誉。”
“卧槽,辛辛苦苦埋伏半天,却落了个一拳打空,今个定是黄历不对!”赵海身边,一名部将满脸不甘的问道,“头,咱们接下咋半?就留在这儿,等那支车队走了再接着开战?”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 愛下-第七百七十五回 知羞與否推薦
“还开战个屁!别个都有准备了,咱们这点人,道路又不宽敞,莫非还想直面十万敌军,鸡蛋碰石头吗?”摇了摇头,赵海没好气道,“走吧,左右咱们来此仅是为了作势阻敌,不在杀敌多少,且由前面那干车队代劳,咱们接下再想法折腾吧…”
官道对面,车队大管事长疏口气,下意识掏了把自个的裆部,居然没湿,他面色稍松,但旋即,探头探脑的他发现对面血旗军有一骑奔出,顿又苦起了脸。尽管哆嗦个不停,可为了车辆上的这些财货,也是足以干系他性命的王府重材,他不得不从车内操起一包金子,哈着腰满脸堆笑的乖乖迎上,丝毫不显适才面对晋军大兵们的嚣张嘴脸。
“对面的百姓听了,尔等只需自行离去便好。不必着急,也莫要惊惶,我血旗军乃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绝不会无端害民,更不会滥杀无辜,放心的走吧,莫在险地耽搁了!”对面出阵的血旗军士,已然大声吆喝起来。那声音之响,与其说是喊给车队大管事听,不如说是喊给全天下听。
“诺,诺,真是仁义之师啊!”大管事口中答应,笑得更甜,腰哈得更弯,脚步却不稍停,心中则丝毫不敢将对方宣言当真。走过南闯过北的他,必须要与血旗大兵们套上几句,送点好处,否则哪敢心安…


Copyright © 2021 長花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