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花閣樓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 寒冬蕭瑟看書

Astrid Eunice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在备战的过程之中,发生了一件事。
赵括的驭者戈,逝世了。
年迈的戈瘫痪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一年的寒冬,他安然的睡下,就再也没有起来了。当负责照顾他的家臣发现这件事后,他急忙通知了住在隔壁的赵括。赵括的心里早有预感,戈的身体越来越差,最近这些时日里什么也吃不下,瘦得不成人形。可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在很多年之后,赵括都不曾忘却那个清晨。
那是一个下着小雪的清晨,自己正在用食,得知了一个噩耗,其余的事情,赵括便记不清了。也只有艺记得,赵括那绝望而痛苦的模样,赵括静坐了许久,深深的喘着气,艺看到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浑身仿佛都用上不劲,艺冲上去,她哭着,抓着赵括的肩膀,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扶着高大的赵括站起身来。
“括…”,艺哭着,抱紧了面前的男人。
赵括双手搂着她,目光呆滞,再也无法隐藏脸上的泪痕。
赵括见到了戈最后一面,年迈的戈浑身蜷缩在一起,眉头紧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起来也不轻松。当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曾很厌恶戈,戈总是喜欢嘲讽所有人,他看不起所有人,处处都会针对赵括,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括,只要赵括有一件事做的不对,他会第一个站出来指责。
有人说,他是因为性格问题,不被平原君所接受…可是事情似乎不是这样,曾经追随过平原君的公孙龙告诉赵括,他不曾见过戈那样倔强的人,当初赵奢让自己的门客们去跟随平原君,并且留下了手书,这是他们投效平原君的凭证,几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只有一个倔强的老者,将手书撕碎,将那些要离开的门客们一一骂走。
他选择留下来,照顾马服君年幼的儿子。
精华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 寒冬蕭瑟熱推
他总是以马服君为标杆,来要求年幼的马服子,他不能让自己的挚友马服君失望,他要代替马服君来看好他的儿子,可是随着马服君年长,他愈发的厌恶这个处处针对他的老人…直到赵括到来。赵括并不讨厌他,赵括心里一直都将他当作自己的家人,他就像个老父亲那样,他告诉赵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戈是一个出色的驭者,他无所畏惧,他能驾驶着战车一路冲进敌人的将旗边,他也能凭借着车技摧毁敌人一架又一架战车,可惜,戈还是败给了时间,年轻时的勇敢,让他在年迈的时候,再也无法动弹,直到他逝世,他都没有能再登上自己最爱的战车,那架杜为他打造的战车。
他所骑乘的那匹老马,早已病逝,只是众人都没有告诉他。
生老病死,这是一个循环,这是很正常的。赵括如此劝慰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止不住那眼泪…赵括亲自为戈发丧,送走这个在他生命中格外重要的人,而赵括从前的门客们,也都纷纷前来送行。最先赶来的就是狄,狄跟戈几乎吵了大半生,一句老贼,一句蛮夷,让他们斗到了现在。
赵括勉强能控制住自己,可是狄却不能,他哭嚎着走进院落里,如同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狄就是这样的性格,他从来不隐藏自己的任何情绪。哪怕狄如今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大父,也是如此,没有人能劝得住他,狄跪坐在戈的面前,哭成了泪人。赵括站在他的身边,再次落泪。
幸,王樊,明,连担任郡守的李鱼都来到了咸阳。赵括从前的这些门客们,这些勇士们,他们如今早已适应了秦国的环境,各自安家立业,幸福美满,只是,他们还是很怀念当初的马服乡,在那里,他们没有财富,没有子女,没有地位,没有权力,可是,他们还是很怀念。
当初在马服乡里的那种狂欢,戈与狄斗剑,李牧与辛角抵,平公的高歌,董成子那滑稽的舞步…马服子无忧无虑的笑容。熟悉的风,熟悉的土,熟悉的水。
众人围聚,其余人都被赶了出去,坐在戈的墓地边上,赵括看着左右那些门客们,赵括的双眼通红,他问起了众人的情况,众人一一回答,大家说起了家庭,谈起了事业,却没有人再高歌,也没有人想要起舞。让人惊讶的是,赵国的邯郸腔,他们却从不曾忘记,也不只是谁开头说起了邯郸腔,随即众人的口音也都变了回去。
狄擦掉了眼泪,他笑了起来,当初哭的最伤心的是他,而最先恢复的也是他,他开口说道:“当初的好友们,此刻却只能在葬礼上相见,却不知道我的葬礼,是否也有人为我而哭泣呢?”,赵括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许胡说!”,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我一定会哭的。”
“呵,就你现在这体型,比当初的董成子还要胖上几圈,指不定我们谁哭谁呢!”
“怎么,戈刚刚离开,你就找上我了?”
優秀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六十七章 寒冬蕭瑟鑒賞
“我原先也不怎么喜欢你!”
“哈哈哈,若是戈还在,他一定怼的你也说不出话来!”,幸说着,随即看向了王樊,王樊咧嘴一笑,说道:“若是戈公之魂灵看到了狄的哭相,指不定笑成了什么样子呢。”,李鱼点着头,附和道:“其实狄这不是第一次了,先前有几次,戈公病重,狄都是哭着来拜见他的。”
“不对啊,你不是在上党吗?你怎么知道这些的?”,狄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李鱼看向了赵傅,这才说道:“是傅告诉我的。”
赵傅如此被出卖,自然是开始咒骂李鱼不讲信用…气氛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赵括看着这些人打趣调侃,无奈的摇着头,他抬起头来,又看了一眼戈公的坟地,若是他还在…那就好了。
在依依不舍的道别之后,众人也都离开了,赵括亲自送走了这些人。回到了院落里,家里人也并不是很好受,艺跟赵括一样,也是将戈公当作自己的家人,她也是非常的痛苦,不过她要幸福的多,她可以大声的哭泣,宣泄心里的痛苦,而她的孩子和良人都会安慰她。
看得出,康也不是很好受,这些年里,戈非常的宠爱他,总是给他讲些过去的故事,而政要比他更加伤心,政几乎就是长在他的手里的,在得知戈逝世的消息之后,坚强的秦王终于也流下泪水,他的新婚妻,不断的安慰他,来自楚国的新王后,自从嫁给秦王之后,还是初次看到秦王的情绪波动。
在这之前,秦王就像一个冷漠的机器,你很难在他的脸上看到开心,或者别的什么神色,这让王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日都有些害怕,不敢亲近他。可是,事实证明,就是再强势的君王,也有软弱的一面。王后仿佛一下子看到了秦王的内心,她不再畏惧,她主动抱住了秦王,两人的感情也因此迅速升温。
楚国的王后唤作茗,在秦王最悲伤的时候,茗也发挥出了作为妻子的作用。
赵括没有将戈公的事情告诉赵母,母亲的神色恍惚,赵括不想让她也陷入悲痛之中。善如今算是长大了,她不会再像年幼时那样偷偷的泄密,可她还是会哄着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开心起来。而寒冬结束的时候,秦国再次开始了耕作,耕作之后,就是一次对魏国的大型军事行动。
此刻的魏国,同样的不好受。
王宫内,魏王颓废的坐在上位,看着身边的龙阳君,却是说不出话来,当初那位雄心壮志的魏王,经历了几年的挫折之后,也是变得有些暴躁,越来越像他那去世的父亲,急切的想要让魏国强盛起来…可是在目前,魏王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希望,魏国的敌人太过强大,而魏国又失去了一切强盛起来的机会。
因为魏王买卖人才的行为,没有人愿意来投效魏国。
而因为魏国这些年的战败,国内严重的缺少官吏,魏王的命令无法到达地方,魏王想过了一切的变法,可都有些无能为力,如今的魏国,甚至都追上了当年的韩国,甚至比当年的韩国还要虚弱,他们所能依仗的,也剩下那坚固的大粱城。魏王每天都活在这样的绝望之中,吃不下饭,夜里无法入眠,他快疯掉了。
而此刻,龙阳君却带来了更加糟糕的消息。
“您说的是真的?蒙武已经赶到了齐国?两国要一同来讨伐魏国?”
龙阳君看着面前的魏增,心里很是不忍,却还是无奈的说道:“是这样的,这是我花费重金,从齐国买来的情报…齐国的大臣,没有一个不收贿赂的…他们本来的位置就是通过贿赂来得到的,故而,齐国内的事情,只要花些钱就能打探到,这并不难…”
“秦齐联盟…秦齐联盟…”,魏增喃喃道,他猛地抬起头来,说道:“可以求助各国啊?赵国呢?楚国呢?”,龙阳君认真的说道:“臣已经派遣使者前往各国求援,赵国是答应了要出兵的,可是,楚国并没有答应,李园杀死了我们的使者,只怕,秦人已经知道自己的计划泄露了..”
魏增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上君…您不要担心,赵国与魏国,还能组织起不少的军队,有赵国的武成君来统帅军队,哪怕是面对秦国和齐国,我们也有一战之力…只要臣还活着,就一定会拦住他们…”,龙阳君肃穆的说道。
魏增苦笑了起来,他抬起头来,眼里满是绝望,“怎么拦住他们啊?最富裕的国家和最强盛的国家…就是挡住了这一次,那下次怎么办啊?您说,寡人到底该如何来保护魏国啊?”,秦国步步逼近,魏王增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他眼边闪烁着泪花,看着面前的龙阳君,只期待龙阳君能告诉他前方的道路,他到底该如何去走。
正如当初的楚王,但凡是有些良知的君王,都会被这样的局势所折磨。
精华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六十七章 寒冬蕭瑟分享
因为他们不会捂着自己的双眼,假装看不到未来,魏王睁开了双眼,却看到了一个没有任何机会的未来。龙阳君认真的说道:“我所知道的魏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都是不会低头的,您的父亲是这样,您的仲父是这样,您的先祖是这样,生活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魏人都是这样。”
“魏国将血拼到底,哪怕最后只剩下了一个魏人,他也一定会灭亡我们的敌人,哪怕是死也会死在讨伐的道路上!”
龙阳君大声的说道:“上君,请您下令,做好战争的准备!”
魏王并没有因龙阳君的这番激励而变得兴奋,他只是平静的说道:“那就请您来负责战事吧。”,龙阳君庄严的接下了虎符,随即离开了王宫。独自坐在王宫里,魏王呆滞了片刻,却是忍不住的拿出了书,这些都是自己离开咸阳的时候,老师送给自己的书籍。
魏增翻开书,回忆着当初老师给他们讲学的画面,眼泪却是忍不住的掉落在竹简上,连字迹都变得有些模糊了…
秦国从楚国这里知道自己的情报泄露之后,为了防止赵魏提前做好部署,迅速出兵,却是以王翦为将,直接进军河内,赵国想要前往魏国,要么是从上党方向绕道,要么就是从河内方向绕道,当然,河内这边更靠近魏国,故而王翦驻扎在这里,若是李牧想要攻打上党,那他就可以从河内直接进攻邯郸。
王翦带出了足足十五万的军队,这都是算是秦国的主力军队,就是李牧,也不能小看这个规模的秦国军队,而王翦这个人,他所指挥的军队越多,他就越是能打…秦国忽然出兵,的确是将赵国和魏国都吓了一跳,魏国的龙阳君急忙开始召集军队,应对王翦可能到来的进攻。
而赵王,也是急忙召集自己的群臣,来商谈应对的策略。


Copyright © 2021 長花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