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花閣樓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兩百二十六章,蓋爾特的愚行讀書

Astrid Eunice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冯-茹科夫城堡之内,帝国皇帝卡尔-弗朗茨面色极为严肃,皇帝仔细聆听着夤夜来访的卢瑟-胡斯和沃腾对盖尔特的描述,他的脑袋上甚至还戴着睡帽,这让他显得颇为滑稽,但又充满着某种不知道怎么做的苦涩。
连续赶路三天,卢瑟-胡斯已经疲惫不堪,这位正义教会的改革者,神选冠军的导师情绪始终处于激动和爆发的边缘,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朝皇帝吼着说话,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着,大炼金师背叛了,他根本就是打入我军内部的卧底,他是某个邪神的走狗、使者,他根本就不是查理曼的信徒,从来都不是,一切都是谎言。
见皇帝无法相信自己的判断,卢瑟-胡斯更是语无伦次和靠着愤怒在输出情绪,殊不知作为一个最优秀的政治家,卡尔-弗朗茨皇帝越是见卢瑟-胡斯激动,越是不相信卢瑟-胡斯在说什么,盖尔特的忠诚已经得到了数十次证明,他也是皇帝亲自提拔的皇家首席大巫师,皇帝不相信盖尔特会背叛。
幸好还有个清醒的家伙,查理曼神选冠军沃腾没有像他的导师那么激动,沃腾只是将盖尔特身上发生的一切如实汇报给了皇帝,他明确指出现在或许无法确定盖尔特就是混沌信徒,但是毫无疑问他对帝国的忠诚不如对亚空间之中的某位无上存在那么坚定,他听命于那个无上存在,以那个意志作为自己的绝对准绳,沃腾认为无论盖尔特是否背叛,这一切都必须调查清楚。
相比起胡斯,沃腾的分析不仅逻辑缜密有力,更是勾起了卡尔-弗朗茨皇帝心中的两个疑惑,首先就是黄金堡垒的奇迹,盖尔特是奇迹的缔造者,但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释他是如何获得这一奇迹的和黄金堡垒的原理是什么,其次,皇帝再次回忆起了盖尔特的异常,那次诺德之旅的奇遇和变化。
尽管内心深处依然认为盖尔特是忠诚的,但是皇帝终究还是犹豫了,他知道他不可以忽视盖尔特背叛的可能,再者盖尔特身上确实有无法解释的地方,卡尔-弗朗茨想了想,说道:“明白了,沃腾,还有胡斯,感谢你们专程赶来描述这个问题,我了解了,现在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陛下!此是十万火急之事,陛下难道打算什么都不做么?”沃腾还冷静,胡斯却直接逼了上来,战斗牧师大声质问道:“陛下打算当做无事发生?”
“我并不打算当做无事发生。”卡尔-弗朗茨皇帝保持着镇定,但他的眉眼间也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但这一切都是你们的一面之词,当然,我相信你们,可盖尔特已经是帝国数十年的老臣了,他曾经在无数次危机中拯救这个国家,不是因为一点点事情就可以直接拿下的!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我会连夜开会,商讨这件事。”
卢瑟-胡斯还想说什么,沃腾却示意交给皇帝,两个人先后退下。
冯-茹科夫的宁静夜晚被胡斯和沃腾的到来所打破,在两个人退下之后,卡尔-弗朗茨也无法再入梦了,皇帝还在思考的时候,瑞克元帅海尔伯格从外面走了进来,老帅的睡眠显然也很浅,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入睡,他急切地问道:“陛下,发生了什么?敖德芬的防线被突破了?不然本来在那里的胡斯和沃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皇帝的理智告诉他此时不能告诉海尔伯格这件事情,瑞克元帅孤僻、顽固而且缺乏任何人情味,只要将胡斯和沃腾的消息告诉海尔伯格,瑞克元帅必定亲自带兵前往敖德芬拿下盖尔特,而且也绝不会缺少刑讯逼供。
劝退了海尔伯格,卡尔-弗朗茨亲自动笔写了一封信,他示意信使必须尽快将这封信送到敖德芬的鲁登霍夫处,皇帝相信,此时此刻,无论是相信沃腾还是相信盖尔特,都是片面的,只有霍克领选帝侯鲁登霍夫身为局中人,又没有站在任何一方,或许可以提供一些相对理中客的回复,他了解鲁登霍夫,这位选帝侯不会被轻易收买,他的信仰坚定但是不狂热。
现在的消息还是太少了,皇帝只能停下手头的一切事物,等待调查结果。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 愛下-第一千兩百二十六章,蓋爾特的愚行讀書
顺便,皇帝继续催促鲍里斯-托德布林格和艾曼诺莉尽快赶来冯-茹科夫城堡,在这个最黑暗的时代,帝国无法缺少这两位实权选帝侯的帮助。
鲍里斯-托德布林格只执着于自己的白狼城,德拉科瓦尔德黑森林里面数之不尽的野兽人部落确实分散了米登领的注意力。
而艾曼诺莉……帝国女爵来到前线其实帮不到帝国军队什么忙,但是她能从布列塔尼亚搞来粮食啊!帝国从布列塔尼亚订购的五百车粮食已经在路上了,由帝国女爵亲自送达前线。
值得一提的是,帝国女爵又怀孕了,这将是她第四个孩子,据说也是一个女儿,莱恩打算从派蒙、刻晴和甘雨中选一个给女儿命名,但艾曼诺莉打算给自己的第三个女儿、第四个孩子取名为欧仁妮,在这点上艾曼诺莉很固执,莱恩也只得随她。
艾曼诺莉是真的能生,卡尔-弗朗茨心里腹诽道,为此,莱恩不仅派出了冷溪近卫团的一个主力营,由圣杯近卫乌迪诺率领,甚至派出了三位灰骑士新兵(对外宣称是布列塔尼亚之子),分别是队长贝当,福熙和霞飞,专门负责护送艾曼诺莉。
现在一切都只能够等待艾德布兰德-鲁登霍夫选帝侯的答案了。
信使快速骑马离开,趁着夜色,消失在了旷野之中。
三天之后,印有皇帝金封的紧急信件送到了艾德布兰德-鲁登霍夫之处,霍克领选帝侯在看了信件上的内容之后简直不敢相信,盖尔特居然会是一个叛国者?
怎么看都不太像啊!
鲁登霍夫作为霍克领的选帝侯,是一位强大的猎人和非常坚定但是并不无脑狂热的塔尔信徒,在接到皇帝的消息之后,鲁登霍夫勉强保持着冷静,他带上自己的一小队选帝侯卫队,踏上了前往敖德芬郊外贵族庄园的道路。
郊外的贵族庄园很好辨认,鲁登霍夫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大炼金师并不是没有察觉到胡斯和沃腾的离去,但是此时的盖尔特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大炼金师和他麾下的金属系巫师们正在以无比的狂热感受着神皇的恩赐,帝皇带来的古圣知识和奥妙是绝大多数的金属系巫师们永远都无法触及的,即使是拥有惊人天赋又作为帝皇神选的大炼金师盖尔特本人,也被帝皇赐予的雷铸神兵技术所震惊了,他已经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觉,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研究着如何进行雷铸,利用凡人的身体、血肉和灵魂与金属之风的魔力还有信仰之力缝合,打造出能够对抗混沌勇士的战士。
金属系巫师们此时也不再掩饰自己了,盖尔特就任黄金学院院长几十年了,名为忠诚的腐化早已经传遍了整个黄金学院,现在没有任何金属系巫师不是神皇的忠实信徒,在战斗牧师们在的时候,这些金属系巫师们还多少掩饰一下自己,可随着胡斯、沃腾等人的相继离去,庄园的相对封闭和神皇的显灵、赐福之下,每一位金属系巫师都感到癫狂般的兴奋和快乐,他们决定要将这个帝皇显灵的圣地建成一座坚不可摧的修道院和朝圣圣所。
当鲁登霍夫和他的选帝侯卫队进入庄园的时候,选帝侯已经瞠目结舌于贵族庄园的变化,坚固的金色围墙高高地拔地而起,上面到处都印着鸢尾花和金色双头鹰、颅骨、桂冠图案的圣徽,每隔几米就有帝皇的圣言被烙印在上面,庄园中间,一座帝皇的圣像已经被立了起来,索尔领和奥斯特马克领的士兵们正在对圣像祷告和朝拜。
鲁登霍夫不知道那个圣像是什么东西,它不像混沌,但它也绝对不是帝国官方认可的九大神祇和旧世界诸神中的任何一种,甚至也肯定不是精灵神和矮人神!
那就只能是混沌神了!选帝侯心里骇然。
盖尔特果然背叛了!
待到靠近贵族庄园内的庭院时,鲁登霍夫再也不怀疑盖尔特背叛的事实,选帝侯亲眼看到了盖尔特正在和几个他麾下的金属系巫师正在进行人体练成!
几具尸体正在被反复地使用魔法来回熔炼!一道道金属洪流在盖尔特的操控之下不断地被塑造成人形,失败,然后再次被塑造,地面上到处都是金属残渣和依稀可以辨认为人类肢体形状的碎块,鲁登霍夫脸色苍白,选帝侯惊恐万分,他不是个巫师不了解魔法,但盖尔特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是玩弄死者和可怕的亵渎。
不需要再怀疑了,盖尔特毫无疑问已经堕落了,选帝侯本人此时还在思考着要如何将已经误入歧途的大炼金师拉回正道时,他看到了立在庄园中间的帝皇圣像,上面仿佛有着某种嘲弄之色。
愤怒和悲愤感笼罩了鲁登霍夫的内心,选帝侯没有进去见盖尔特,他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厌恶的表情,他走到圣像之下,质问在场的十几位黄金学院巫师,到底是什么让你们背弃了帝国?到底是什么让他们选择了自甘堕落?为什么帝国赐予了你们如此崇高的地位和权利,你们却变成了热衷于玩弄生命的邪道巫师?
处于狂热中的黄金学院巫师们根本听不进去,其中有几名理智者告诉鲁登霍夫,我们没有背叛帝国,我们只是在寻求一条未曾设想过的道路,我们这是试图在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如果你们真的理解了神皇的信仰和他的力量,他的伟大,你一定会选择加入我们的。
加入?就这个伪神?开什么玩笑?愤怒到了极点的鲁登霍夫抽出了剑,一剑将圣像的头颅砍飞,军靴踩在了帝皇圣像的脸上,选帝侯咆哮道:“和你们的伪神一起滚出帝国吧!异端!”
平白而论,被黄金学院巫师们熔炼起的帝皇圣像不是可以随便砍断的,然而鲁登霍夫手中的符文之牙并非凡品,而当帝皇圣像的脑袋落在庄园的草地之上滚了好几圈时,所有人也都失去了理智,黄金学院的巫师们在鲁登霍夫出剑的那一刻就将选帝侯视为了敌人,狂怒之下的他们抬起了法杖,强大的虔门之风法术在空气中凝结,化作滚烫的金属洪流和黄金猎犬,朝着选帝侯本人和他的选帝侯卫队席卷而去。
此时魔法之风也出现了非常怪异的变化,原本只是警告式的魔法直接变成了毁灭性的法术,猝不及防之下,选帝侯卫队的十几名大剑士和骑士就被金属洪流击中然后在超高温中融化,黄金猎犬上来就撕碎了他们的肢体和血肉。
一轮魔法齐射之后只剩下选帝侯本人还活着,鲁登霍夫使用符文之牙抵挡了法术,选帝侯最后一次向塔尔、查理曼、卡尔-弗朗茨皇帝和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儿子道别,然后毅然挥剑冲向了黄金学院的巫师们,在连续杀死了六名巫师之后,连续赶路精疲力竭而且并没有携带法术护身符的鲁登霍夫倒在了血泊之中。
等到盖尔特听到消息从庄园里面出来的时候,大炼金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和他的人杀害了一名选帝侯!
看着鲁登霍夫尸体脸上凝固的轻蔑不屑和憎恶,盖尔特终于从这几天的狂热之中退了出来,大炼金师、帝国皇家首席大巫师不可置信地呵斥着他麾下的金属系巫师们,然后紧急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办。
将选帝侯的死归咎于北傀(指混沌)的暗杀和破坏?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 起點-第一千兩百二十六章,蓋爾特的愚行閲讀
不,不可能的!盖尔特上来就立即否定了这个说法,太多人看到鲁登霍夫进入他的庄园了!
伪装鲁登霍夫是在路上被袭击的?
也不太可能,别的不说,鲁登霍夫的军队就在距离这里不过半日路程的斯卡兰城堡内!选帝侯这群骑兵遭到袭击没理由不骑马撤退或者就近寻找援军!再者,混沌都被拦在黄金堡垒外面,除了野兽人和少量绿皮,哪来的那么强大的袭击?
向皇帝坦白?
怎么可能?!如果之前还有一两分把握,现在人都杀了,鲁登霍夫都死了再坦白岂不是自投罗网,掩耳盗铃?
盖尔特最后只能够笨拙地举起法杖,试图按照帝皇赐予的雷铸神兵知识来重铸鲁登霍夫的身体和灵魂,但雷铸神兵的技巧岂是可以被盖尔特掌握的?在花费了数个小时的时间和清空了自己的魔力之后,盖尔特也没能成功,还疲惫不已。
最终,大炼金师只能下令伪造一个袭击现场,并将一切归咎于附近森林里面的毒牙蜘蛛和哥布林部落的袭击,并在恐惧之中等待皇帝的回复,向神皇祈祷能够瞒过去。
皇帝的回复很快,卡尔-弗朗茨的信使带来了一封带有严厉措辞和质问的文书,皇帝表示对盖尔特的回复一百个不相信,他不信鲁登霍夫死于哥布林的袭击,但出于对盖尔特的信任和对他贡献的肯定,皇帝和帝国战争议会还愿意给盖尔特一个解释的机会,并限定他五天之内赶到冯-茹科夫城堡自辩。
盖尔特知道自己不可能辩解清楚,因为人就是他杀的!
一切都破碎了,盖尔特花了数十年苦心造诣的一切都已经成了指间流逝的沙砾,大炼金师痛苦地哭泣,如果不是对帝皇的信仰和忠诚支持着盖尔特的意志,他的世界早已经崩溃。
思索再三,盖尔特留下了一封书信,书信中大炼金师承认了自己的愚行和在魔法实验时被打断不小心杀死了鲁登霍夫的真相,还有留下了关于如何继续维持黄金堡垒的咒语和法术模型,只是隐去了帝皇信仰的那部分,大炼金师在完成这一切之后,立即率领着依然忠诚于他的索尔领军队和黄金学院巫师们连夜离开了敖德芬,朝南方撤退。
他选择了逃走,选择了成为懦夫,因为这是唯一能够避免和卡尔-弗朗茨战斗的办法了,大炼金师打算撤回到索尔领去,那里还有忠于他的军队,忠于他的子民,他要去避避风头,盖尔特很清楚此时此刻,帝国是绝对没有精力再派出军队去征剿索尔领的。
八天之后,当皇帝的第二波信使赶到敖德芬时,他们见到的是一座人去楼空的贵族庄园和留在庄园内的信件,所有的索尔领军队和黄金学院巫师都已经撤走了好几天。
亚空间的混沌领域,水晶迷宫之中回荡着某位邪神疯狂的笑声。
最坚固的堡垒果然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计划通!!!
牢不可破的黄金堡垒防线已经露出了破绽,现在,轮到我们登场了!
水晶迷宫城门大开,三个军团的奸奇魔军在两头大魔的率领之下出动。
“赞美圣奸奇!”


Copyright © 2021 長花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