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花閣樓

都市异能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1029章 原來她說的是真的

Astrid Eunice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玄机轻叹道:“最起码,我们不用这么着急恢复伤势了,那个方正对我们没有兴趣,到现在都还未曾追来……看来,我们暂时是真的安全了。”
“安全又如何?”
凌破天长长的出了口气,靠在石柱上,叹道:“到时候,世界树一旦消亡,我们大家一起升天。”
苏荷青担忧的看了方正一眼。
她是除玄机外第二个知道真相之人……自然知晓那个方正的身份。
因此,她其实心头也在担忧,那个方正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残酷,才会变成这么一副冷漠的姿态,甚至连一整个世界的性命都不放在眼里了呢?
“眼下,先各自回返宗门,养伤才是正理。”
玄机认真道:“待得我等伤势复原,诸位再来我蜀山,我等讨论一下,该如何应对此事吧?”
“也好。”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
只是脸上表情却仍然凝重无比。
如何应对?
能怎么应对?
这就是两方对垒,一者要毁灭世界树,一者要保护世界树……
双方除了一战,绝无缓和。
可今日里众人落败。
就算将各自宗门所有的隐藏实力都取出来,又如何能匹敌那个可怕的怪物……
最后,怕不是还只有等死一途?
“其实,形势并没有恶化吧?”
流亭仙子强笑道:“事实上,我修仙界这数百年来,灵气始终稀薄,到现在也没有说恶化加速,只是我等知道了真相而已,但之前不也就那么活过来了吗?”
“是啊。”
众人纷纷点头。
那个方正没有追究,形势确实没有更加恶化。
但那时是只能无奈接受,可如今,明明知道了原因,却绝望的发现自己没有补救的能力,只能绝望的看着那绳索距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
“等死的滋味不好受呦。”
虎力幽幽叹了口气,素来大大咧咧的汉子,难得有了几分落寞姿态。
当下,众人各自散去了。
无觉公子和杜伽两人亦是落寞带领着各自门下弟子离开,之前的战斗,他们两个甚至连插手战局的实力都没有。
好不容易夺回了自己的宗门,本来还想大干一场……结果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虎力那句话说的对。
等死的滋味不好受啊。
“我们也走吧。”
玄机起身,忍不住晃了晃……竟是几乎站立不稳。
他说道:“昆仑此番有此劫难,我们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其实昆仑如今也并不危险……其实一切都未曾改变,只是我们发现了真相而已,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吧。”
他的意思很明显。
昆仑与飞雪别院不同,飞雪别院有院主,有长老……但昆仑七剑和昆仑三尊尽皆惨死,已是处在一个群龙无首的状态。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起點-第1029章 原來她說的是真的鑒賞
到时候,这些昆仑弟子们若是到了蜀山,最好的结果,也是成为蜀山第十峰的弟子。
群龙无首之下,现在的他们仅仅只是一盘散沙而已。
但若是他们执意不愿去的话……
留在昆仑其实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那方正一口气将汲取了十几人的生机……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有生机之虞了。
“弟子去问讯一番吧。”
其中一名蜀山弟子说道。
说着,他往外走去。
很快,人数便统计完全了。
昆仑弟子共九百七十二人,其中五百二十二人愿意遵循三尊遗命,随他们往蜀山而去。
而剩余的四百多人,则表示仍然固守昆仑。
昆仑是他们的家……
只是昆仑内门,他们不会再守。
玄机没有强求,带着那五百余名昆仑弟子,以及众蜀山弟子,众人起身离开。
“大哥。”
苏荷青临走前,担忧的看了一眼方正。
“行啦,想去就去吧。”
凌破天不耐烦道:“老子一把年纪了,再看不出你跟这小子之间的龌龊,这邪极宗老祖的身份就真的白干了,反正大家也没多久好活了,及时行乐去吧……老祖也打算到人间好好看一看了,以后怕是看不到喽。”
苏荷青喜道:“多谢老祖。”
“去吧,我邪极宗宗主,配仙道创始者后人,也算是高攀了,难得人家不嫌弃……好好享受年轻人的欢愉时光吧。”
凌破天叹了口气,说道:“六伤,盈盈,随我走。”
“是。”
众多邪极宗弟子随凌破天走了。
苏荷青主动握住了方正的手。
方正道:“我们也走吧。”
“嗯。”
苏荷青点头。
两人十指交扣,来时数百人,走时近千人。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1029章 原來她說的是真的閲讀
蜀山吸收了大半昆仑实力……实力终将一跃成就众宗门之首。
可惜,现在却是谁也不在乎了。
剑光如雨,向着蜀山方向飞去。
沿途休息了几次。
方正静静的躺卧在树边,腿上还枕着苏荷青的螓首……就像凌破天说的那样,已经没多久了,即使行乐便是。
但对苏荷青而言,她更欣喜的,反而是能够光明正大的陪伴在大哥的身边了。
而方正伸手轻轻抚着苏荷青的秀发……
意识渐渐的陷入了模糊中。
他好像睡着了。
但又好像没有睡着,因为并没有立即回到灵气复苏位面。
反而……做了个梦。
梦里,是自己的一生。
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流苏,看到了流晓梦……看到了他和他们住在同一栋楼区,生活的很是愉快和谐。
但随着流晓梦的天赋觉醒。
她开始变的很忙,忙着修炼,忙着学习。
偶然的欢聚,曾经的亲密无间也变的有了隔阂。
或者,是他单方面的隔阂……
他只是个凡人,却被一个天才依恋着。
两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某一天里,他退租了。
流苏什么都没问……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然后,渐行渐远。
流晓梦和流苏在他的世界里逐渐淡去,他无意中偶遇了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
刘凌。
虽然是个武者,但却是个在武者境界徘徊的可怜人,一心想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树,却始终难有所成。
两人相遇,然后相恋,结婚。
记得他们还邀请了流苏来参加婚礼……流晓梦只托她捎来了红包,她却没来……
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然后,他认真的工作,虽然日子过的并不富裕,但刘凌并不嫌弃他的无能,她也找了个武馆教习的工作,夫妻两人个互相扶持着,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穿越者的身份早已经被放弃了。
日常而又温馨的生活更让他迷恋,他喜欢每天晚上例行的散步,喜欢睡觉的时候,夜里警觉的妻子总是悄悄的给自己盖着被子,喜欢她只在自己面前柔弱的模样。
然后,他被录取进了一家公司。
他以为找到了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方向,并且决定要为她还有他未出世的孩子闯出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
但那却是噩梦的开始。
妻子走了,叔叔为救自己死了,父母也郁郁而终。
最后,终于失去了一切。
他毁灭了世界……
但不是为了刘凌,也不是为了父母。
仅仅单纯的,是什么都不为了。
因为他已经什么都不在意了。
印象中,在毁灭世界树的战役中,最后出来阻止他的,是已经成为元城之主的流晓梦。
那已经是很多年后了。
她很老了。
脸上也有了皱纹,不再是当年的俏丽少女。
但当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却一眼认出了她。
因为他曾经无数次在自己父母的墓前见过她,扫墓,上香,都是她在做,他已经懒的再做这些事情了。
而当两人再以敌人的身份再见之时,她仍是扎着当年的马尾,眼底带着狡黠而又可爱的光芒,好像当年那个天真懵懂的少女一般……
直到倒在自己脚下时,到死,那光芒才终于熄灭暗淡。
“原来,你真的说话算话,说等我一辈子,就真的等了我一辈子啊。”
方正睁眼。
却没有半点睡意。
怀里已不再是苏荷青,而是一个似乎做着什么好梦,正吧唧着嘴的俏丽少女。
流晓梦蜷缩成一团,窝在方正的怀里,睡的香甜无比。
方正的记忆力很好。
他脑海中蓦然响起某一日里,在那个游乐场的摩天轮里,当着整个祖龙城的璀璨灯火,他心血来潮,问流晓梦他如果没有修仙的话,两人会是怎样。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她的回答。
少女说:“也许小姑不在你身边了,也许旺财不在你身边了,也许帝姐姐不在你身边了,但我一定会在你的身边。”
她说,“我比谁都年轻,所以你老婆一定比我死的早,只是到时候我肯定也七八十了,成了满脸皱纹的老处女,到时候你也就不用自卑了,可以安心的跟我在一起,夕阳恋也挺好的。”
她还说:“你不娶我,那我就不嫁人了,等你等到死为止,到时候让你后悔一辈子。”
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真的做到了。
只是……她没有等来后悔,等来的只是自己那淡淡的唏嘘,唏嘘于自己最后一个熟识之人终于也离开这个世界了。
仅仅如此而已。


Copyright © 2021 長花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