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花閣樓

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笔趣-第1168章 明廷大變(大章)推薦

Astrid Eunice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按明廷礼仪,每年的正月初一,在京群臣都应该到奉天殿外朝拜天子,进行大朝会,顺便宣布一些重大决定。
今年可不得了,天武皇帝的一号圣旨竟是吏治改革,这项革新的内容,几乎让所有上了年龄的官员感到心寒。
针对官员的职务任期,圣旨下了硬性规定:今后从县级的九品主簿,直到朝廷的内阁大臣、各部尚书、各地总督、巡抚、知府、知县等正职官员,在同一官职上连续任职达到三个任期,不再担任同一官职;
担任同一品阶官职累计达到九年的(三届),不再担任同一品阶官职职务。
虽然大明以往规定了官员的任期是三年一期,但由于没有连任期数和年数合计的限定,一个地方官可以连任到死。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1168章 明廷大變(大章)展示
比如浙江嘉善知县,从宣德年置县,到崇祯年间的二百余年,一共出了五十四任知县,其中任期最长的是十三年,连任了五期!
百官之首的首辅更离谱,任职时间最长的首辅杨士奇,明朝开国前两年出生的,建文朝开始做官一直到明英宗时期,先后历经五朝,任内阁辅臣四十余年,任首辅二十一年,死时七十八岁。
天武朝的前任首辅杨廷麟,任职时间也是二十一年,如果算上崇祯朝时朱慈烺江南监国的那几年,杨廷麟担任二把手的时间足有二十四载!
朱慈烺本想只规定任期的,但仔细一想,如果一个五十岁的户部尚书,先在户部干了两届六年,两届满期后转向礼部、再转向工部…….
大明如今有十几个大部,这样转一圈随随便便就能干个四十年,还是等同于终身。
三十年的教育革新,使得大明人才济济,高学历等官做的人太多了,根本安排不过来。
然而那些当了官的人,能在位置上坐一辈子,临死的时候,再让儿子顶职,儿子当完再让孙子顶,搞得和皇位继承差不多,根本不给别人机会…….
如此只会造成人才的重大流失,不仅如此,有点政治经历和政治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人在某个领导职位上干的太久,就会僵化,从思想观念到现实政治情况,缺乏创新和锐取。
就像是一个人在椅子上坐了一天,身体就会有“僵化”的感觉,啥也不想干了,只想维持现状。
这种官场上的僵化状况,对国家、对民众、乃至政局,都是极为不利的。
三十年的发展,一些大明官员个人的政治格局僵化,直接影响到政治决策,进而对国家产生了负面作用。
有鉴于此,朱慈烺才不惜得罪所有在职官员,下大魄力彻底废除官员职务终身制,保证官员包括内阁在内的更迭轮替制度化、有序化,让大明再次焕发活力!
大朝会结束后,众臣表情各异,年老者愁眉苦脸,年轻者满面春风。
按朝廷礼仪,朝拜天子后,群臣需要到东宫朝拜太子。
但从杨士聪掌枢内阁担任首辅那一年起,由于太子朱和陛被外放到南亚,群臣无须到东宫去朝拜,每年大年初一的清晨,太子党在京的一批核心大臣便都会到杨府给杨士聪拜年。
八年烟云过目,每年来此的太子当官员人员都有变换,早年得到荣宠者,基本都跟着太子去了南亚。
剩下运气好的跟着杨士聪,也能在各部混个侍郎等重要职位。
最差的那些,因杨党与冒襄、于成龙等党争中作战不力,眷宠已衰被杨士聪排挤出了核心,连来杨府拜年的资格都没有。
大明的朝堂,官员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过,自杨士聪担任内阁首辅,为了干掉于成龙、争夺礼部尚书一职,更是热闹频频。
原吏部尚书于成龙是一个十分清廉的人,而且不畏权贵。
给前内阁首辅杨廷麟干跑腿的时候,于成龙就曾提议削减冗官,压制宦官干预地方的权力,可谓是刚正不阿。
综合说来,于成龙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他当官不贪财,干实事,心系黎民百姓,国家社稷,他的才干不亚于杨士聪,个人道德操守也高于杨士聪,起码他不贪。
吏部在他的管理下,官场之风大改,一片蒸蒸日上。
可这对于官员们而言,算是要了老命了,大领导不下水也就罢了,偏偏反贪力度又格外凶猛,上班还不能开小差、看报纸。
于是一时之间,朝廷上下叫苦声不绝于耳,很多人开始记恨于成龙,这让杨士聪抓住了机会!
可杨士聪慢慢发现,这个于成龙是在不简单,为人十分聪明,而且深得皇帝信赖,普通的手段怕是无法干掉他。
是个人都有一个致命的软肋,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分析,杨士聪终于找到了于成龙的软肋。
说到底,他俩是一路人,都喜欢权力!
这样一个不贪财,不好女色,工作认真、不怕得罪人的人,他图什么?
这枯燥单调的工作背后,无非有着权力的诱惑!而且于成龙比杨士聪还多一条,名利!
找到了敌人的弱点,杨士聪果断采取行动,他采用的攻击方式,十分的普通,就是无脑黑!
对于一个爱惜自己名声的人,喷子往往是最好的利器!
杨士聪找了一批善于言辞的文官,让他们直接上奏折骂于成龙,还在各大报纸上疯狂扣屎盆子,更多的是对他工作的质疑。
学过辩证法的人都知道,一件事换不同角度可以说出花来,就如同庄子和惠子的辩论: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回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再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就这样循环抬杠。
于成龙是个重名利的人,自不必说,马上写文章反驳喷子,双方你来我往的折腾,十分热闹。
按照常理,喷子们无脑喷,没有干货支撑是站不住脚的,这场斗争应该以于成龙的胜利告终,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于成龙败了。
原因无他,朱慈烺被手下这两拨人骂来骂去的烦透了。
他当时正在一心一意地部署全面征讨沙俄的战事,哪来那么多时间理他们那些个破事?
可要是不管,这事还得闹,于是朱皇帝出手收拾了一拨人。
于成龙运气不好,他挨了第一棍,朱皇帝传他立即觐见,然后不由分说将他骂了一顿,说他不干正事。
于成龙懵了,我工作一向兢兢业业,怎么就不干正事了?你这不是故意找茬弄我吗?
要是换了杨士聪,挨顿骂只会低头认错,遇到皇帝故意找茬的,他还得认真分析一波,皇帝骂他的真正原因,即便没有特殊含义,也要吸取教训,避免下次踩坑。
可于成龙不懂,他似乎也不想搞清楚皇帝为什么骂他,还不肯罢休,竟在乾清宫顶了一句:“臣近日身体不适,无法主持吏部京察,希望陛下恩准臣回乡养病。”
什么叫刚正不阿?
不阿谀奉迎!
于先生以身阐述了这个成语的含义。
不过,他似乎是搞错对象了。
京察是什么?是大明吏部考核京官的一种制度,自洪武年间就实行了,天武年间更是得到了史诗般的加强,可以说是天武朝整顿吏治的重要手段!
在朱慈烺眼中,于成龙是在拿吏部京察威胁他!
因为于成龙当时不过五十五岁,杨士聪都七十五岁了,也没听说这病那病,不能工作的,他这分明就是拿工作威胁!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68章 明廷大變(大章)相伴
没有你于成龙,吏部今年的京察就实行不下去了?
朱慈烺当时就拍桌子了,怒不可遏地大喊一声:“养什么病,你直接致仕回家吧!”
见皇帝龙颜大怒,于成龙直接懵了,这下麻烦了。
作为内阁大臣,朝廷大员,有些话既然说出口了,就不好收回来了,于成龙只能硬着头皮交接工作,满怀忧伤的踏上了回乡的旅途。
反正挺突然的,连对手杨士聪都懵了,不知道于成龙究竟是如何作死的。
不久后,杨士聪如愿以偿的以内阁首辅身份,兼任了吏部尚书,同时还管着教化部,可谓是大权在握!
这俩部门一个管着天下学子,一个管着天下官员,此时都归杨士聪管,真正是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只有杨士聪本人清楚,皇帝这么做,是因为太子久离京师,且尚无子嗣,皇储之位不稳,而诸王长大羽翼渐丰。
所以才让他这个太子党手握大权,压制朝中及诸皇子的势力。
于成龙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主,最重要的是跟太子党有巨大的嫌隙,他的恩师杨廷麟就是被太子朱和陛干掉的。
于成龙的致仕,可以说是明廷中枢权力变动的必然事情,杨士聪洋洋得意,无法自拔。
历史无数次地告诉观众,骄狂的开始,意味着胜利的终结。
杨士聪没想到是,皇帝搞完了于成龙,就开始搞他了,推行什么任期制!
这么一算,他从天武二十一年担任内阁首辅,最多三届也就是九年,今年就要任满致仕了?
别说从现在算起,再干九年,杨士聪今年都七十七岁了,上哪再干九年?
按理说,快八十岁了,早就该退休了,但杨士聪兼任吏部尚书才两年,还没过瘾呢,突然就要下岗,这谁受得了?
初一拜年,吉日良辰,杨阁老府上。
杨士聪身穿大红吉服,依旧坐在平时常坐的那把太师圈椅上,抚须微眯老眼打量着面前数排朝中大员。
有资格能来杨府拜年的只有十几个人,无一不是三品以上官员,且身居吏部、礼部、户部、刑部等生杀之权的要职,甚至还有几名武将。
众人仔细看去,却见杨阁老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平时从未显露的威煞之气,让人立刻联想到今日大朝会上皇帝宣布之事。
“今天是正月初一,天武三十一年了,老夫也已七十七岁,算是干满了三届任期。”
杨士聪一开口便露出了风萧水寒之气,扫了一眼众官,又淡淡道:“你们正值壮年,未来可期。”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愛下-第1168章 明廷大變(大章)鑒賞
“爹!”
说话的是杨士聪之子杨通俊,他坐在杨士聪身侧的椅子上,其余人分坐在下首左右。
杨通俊能坐在那个位置,不仅仅是首辅之子的原因,更因他是赞画部左侍郎,准军机大臣。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68章 明廷大變(大章)鑒賞
杨家的现状,颇有些嘉靖朝严嵩父子的样子,只不过,他们比严嵩玩的高档些,压的是太子的注!
杨通俊常年混迹在武人中,有着几分武将的豪放,说话也不经脑子,大大咧咧道:“爹!陛下此举着实有失妥当!”
“大公子说的对!”
礼部侍郎周培公十分肃穆地在杨士聪的座椅前拜了三拜,又十分肃穆地站了起来。
他一脸严肃道:“自古以来,读书人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吃一辈子铁饭碗,荫及家族,现在陛下这样一搞,像什么了!”
投靠了太子党的施琅接话了:“三十年前的削藩削爵,断了皇族勋贵的世袭罔替也就忍了,现在又把手伸向职权,要是真就如此了,我们一个个还有什么可玩的,干脆回家种地得了!”
施琅现如今是伯爵身份,兼长江舰队总兵,这个位置他已经坐了十年了,除非今年高升,进入军机部或者兵部当尚书,否则只能致仕回家。
如果是陆军的总兵级将领,还能调升五军都督府担任大都督,或者都护府任大都护,但他是海军,选择不多。
国姓爷朱成功可以入军机部,设置担任首席军机大臣,但施琅不行,和他同级别的海军将领还有一手之数。
施琅已经多年没有参加对外战争了,对自己的仕途早已不抱希望了,因而十分抵触这项政策。
听他表态,杨士聪精神格外矍铄,眼睛也不昏花了,认真地看了一眼施琅,又目光有神地一一看着身前的这十几个人。
半晌后,他悠悠说道:“老夫伴君临渊履薄三十余年,若是陛下真要弃老臣如敝屣,老夫无话可说,圣人言:君要臣死,臣不死是为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则为不孝……”
杨通俊倏地站了起来:“爹,您想什么呢,这事还不正在议吗?只要我们合起伙来反对,陛下应该会作出让步的!”
杨士聪惨然一笑:“正在议?三十年来,陛下在大朝会上提出的那些政策,哪一个不是如铁律般的执行?”
他长叹了口气道:“合起伙来反对……你跟谁俩呢?如此行事,诏狱里只会会多出一批白吃白喝的人。”
“那该如何是好?”杨通俊急道。
他爹是内阁首辅,门生故吏满天下,敌人也满朝都是,要是突然倒台了,杨家的处境可就惨了。
“不急。”
杨士聪拍了一下圈椅的扶手,沉吟了半晌才启口道:“你在军机部行走,可曾听过陛下要征讨俄国?”
杨通俊点头道:“听说了,陛下似乎还要御驾亲征,灭沙俄以雪当年龙城被困之耻。”
闻言,众人目光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征讨俄国,路途上万里,这一来一回的起码要两年,万里国征,后勤保证不可出现一丝差池,自然不可能将此重任给新人去做。
如此一来,杨阁老又能续上三年了?
杨士聪望向了杨通俊:“征俄之事,尽快促成,太子殿下那里派人联系了吗?”
杨通俊回道:“往年如常联系,今年还没有。”
杨士聪认真道:“太子殿下开南疆,抚民有度,功过千秋,不应长离京师,要想法子让陛下调回太子。”
“老爹英明!”
杨通俊立时明白看了,夸了亲爹一句。
现在太子要人有人,要兵有兵,只要太子安在,稳坐京师,杨家便再无后患!
杨士聪向众人交底了,便不再多说,起身往内堂走去。
杨通俊和那十几个拜年的官员都站了起来,恭送阁老。


Copyright © 2021 長花閣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